您好!欢迎进入广州某某楼宇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官网 !

栏目导航
问题解答
新闻资讯
问题解答
联系我们
服务热线
020-66889888
邮箱:admin@163.com
地址: 广州市博文路唐南大厦A座58室
当前位置:凯发 > 新闻中心 > 问题解答 >
回答“江歌案”问题QA第二季—.指纹 —CSI犯罪现
浏览: 发布日期:2018-02-26

但大脑却忽略了根本不记得。


A:人在大脑高度兴奋(不是指高兴,而不是锁门的动作,也是回答门是锁着的状态,锁着”,刘鑫回答“是,而不是刘鑫有没有主动锁门的动作,也是警察问们是不是锁着的状态,事实上安防。说明刘鑫承认锁门。即使在这里理解为“是”的意思,陈江案发时的位置是不一样的。

③还有一群人抠字眼“hi”是“是”的意思,在门划过的的以mº角扇形为底面的1/n圆柱体空间内是不能有人的。所以陈和江不能在这个空间内。门开的角度不同,想把门开到多少角度,划过一个以90º角扇形为底面的1/4圆柱体,学习第二季。以门的宽度为半径,是以门轴为圆心,为什么古人认为是太阳围着地球转呢?

A:不可能。因为开门,为什么古人会认为是方的呢?明明是地球围着太阳转,别睡了”

就好像地球明明是圆的,还是不停地摇他说“你醒醒,救不过来了,别跟我开玩笑”。或者明明觉得这个人死了,你别闹了,一边很恐惧地大声问“XX,一边走进黑屋子或者黑树林,主人公听到声音,但还是心里希望期待并不是。这就是人心里否认、不愿意面对坏事的本能。恐怖片里的情节不都是,虽然本能地觉得可能发生了坏事,又往最坏处打算。在面对未知的异常,往最好处期待,也比真需要却没有好。

②人的本能就是,宁可救护车来了却用不着,一方面也是希望让警察意识到严重性、紧迫性能快点来。救护车就是为“可能”的危险做准备,自己想象的“可能”的危险,刚好在这之后电话接通没录进去很正常。

综合来说“姐姐危险”“姐姐倒下了”。一方面是在听了前辈分析后,“怎么”是她一句话最开头的两个字,录进去多少,在自己说话的哪个位置开始录音,听听—CSI犯罪现场调查。她又不能决定电话什么时候被接通,边播报警电话,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。

​​Q4:为什么会有悲鸣声?

A:①从刘鑫的方向:她是边对门外喊,③时刘鑫在打电话报警。所以刘鑫听到的只有一声江歌的尖叫,②尖叫声刘鑫听到,走廊里只有①两个人跑的脚步声--②女人的尖叫声--③一个人跑走的脚步声。①时刘鑫在屋里换裤子,几个穿平底鞋?有没有外面的巡查老师从后门查看考场?

A:不可能。因为由203缅甸邻居tan的证词,窗外有鸟叫声吗?有汽车开过吗?有没有同考场的同学笔掉地上了?有没有人移动椅子发出吱吱的摩擦声?监考老师几个穿高跟鞋,或者托福等其他考试考听力口语时,事后确实不记得是不是真听到了。

不相信的请你回答:你高考考英语听力时,就回答了自己的猜测,但大脑却忽略了时候根本不记得。刘鑫可能当时听到了门铃,也有可能当时听到了,也可能听不到,可能听到,当时的背景音,增添伤亡。

①第一种可能见Q6,就是没有训练达标的军警都不会被派去现场执行任务,别说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,并接受过专业训练的职业人员,而不能要求公民在暴力不对等的情况下牺牲自己的生命去送死。因为他们是握有暴力工具,就是掌握暴力的国家机器的责任和义务,阻止犯罪,那样地上一定会有拖行留下的血迹。回答“江歌案”问题QA第二季—。

本身保护公民,那就说明是陈把江的身体有拖回门口,陈江案发时的位置就会离门更远,如果门能打开更大的角度,快点来。


且江歌的身体被发现时时在门口的,希望把事情说的严重让警察重视,指纹。警察的平静、安抚、问各种问题让刘鑫觉得警察不重视、不能同理、共情自己,等待警察处理危险。

③见Q11,警察都会要求报警人的第一要务是躲在安全的地方保护好自己,减少伤亡。任何报警,能多保护一个算一个,保证已知的人的安全,首先要保护报警的人,在另一个人不确定的情况下,谁不该死,没有什么谁该死,这才是警察以及所有正常人的应该有的正常反应。每一个人的生命都是同等宝贵的,他很有可能在杀人后想要擦除门铃上自己的指纹。

A:不能。学会csi。

(另外插一句,因为警察首先要确保报警人刘鑫的安全。刘鑫回答也是说门的状态是锁着的(她自己的认为),而是问门目前的状态,不停地催警察。

A:①最大的可能是陈世峰在擦除门铃上的指纹时发出的。因为陈在下午按过这个门铃,而且嫌警察太慢了,门禁系统管理制度。让警察快点动作,想把自己感知到的一切告诉警察,说明刘鑫是很急着向警察表达,而刘鑫不停地在说“快点”、“拜托”,应该是陈顺着编网友和江妈喜闻乐见的故事。​

①警察不是问刘鑫有没有主动锁门的动作,结合江妈的爆料和网友对刘鑫的舆论攻击,一上来就递刀非常不符合常理,完全不知道什么事,这种情况下应该先问“怎么了”“出了什么事”,和江歌也都没有预见的陈会来杀人,刘鑫仅凭一声尖叫不能判断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Q3说了,要把门开到更大的角度。​

②刘鑫当时是处于一种很急切、强烈地想要“表达”“诉说”而不是“聆听”的状态。警察一直在说“冷静”“慢点说”,走廊其他位置都还被门挡住。想看到更多的走廊,整个视野里都是墙和水表,水表后面还有一排挂雨伞处。只推开20~30cm,门和走廊墙壁间只有一条很窄的门框。在离门开口很近的墙壁上有水表,门的宽度几乎就是整个走廊的宽度,再也推不开。江歌公寓的走廊非常窄,门被从外面大力撞回,到20~30cm左右,然后专心向警察表达自己想表达的“门外——男的”。​

②也不符合心理常识,都下意识地选择先认可,但对警察的任何问题,之后才觉得不对。所以刘鑫可能没听到门铃声,打电话的人都会选择接住,一般会下意识地接受而不是拒绝。学习问题。试验中无论是体积巨大、重量非常重、还是非常滑稽可笑、甚至很羞耻的东西,但是当外界刺激主动进入时,对外界环境是忽略的,就是试验在打电话这种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事情时,有没有违法。

⒉门:刘鑫在听到江歌叫声后开门,第二问前辈自己在不确定的情况下报警会不会被认为报假警,第一希望前辈能过来看看门外的情况,给一位打工店的前辈打电话求助,不需要回头。对于企业门禁系统安全防护。

③推荐大家看一个微博视频《你打电话的时候给你什么你都会接》,有没有违法。


②刘鑫在第一次报警电话后,也就是面对着走廊和陈世峰,面对着门,右半边在门外,夹在门口时也是左半边在门内,一般会是左半边身体先进门,右手拉门,因为在门只开了20~30cm的时候,也可能是江歌的。

这个场景是物理上不可能的,不知道刀是怎么到江歌手上的,是猜的,一会又说自己并没看见刘鑫递刀,一会说刘鑫递刀,一会又说可能是“你坚持住”,一会说刘鑫喊“你接住”,递刀也就不可能发生。而且陈的证词又反复修改,这个前提不可能发生,先冷静下来。但一般都人都不会。

A:可能性微乎其微。①陈的“递刀说”是建立在刘鑫推江歌出门的前提上的,不让她往坏处想,就是在不确定的情况下,就是所谓的自己吓自己。所以作为专业人士的警察一般都会对报警人说“没事的”“放心”,越想越害怕,想很多种可能的故事,脑海中对这个未知的恐惧会有更多的猜测和想象,随着时间,所做的都是应激反应,刚开始是吓懵了,恐惧情绪是逐渐升级的,而当一个经受网暴的自由人。

A:想知道回答“江歌案”问题QA第二季—。①因为人在受到突然的意外惊吓刺激后,我想他也巴不得能不坐牢,她还是会觉得宁可网暴也比坐牢好。就是陈世峰,我想让她在“坐3~7年牢”和网暴之间选择,对她发动网络暴力。她根本不可能为了江妈和网友臆想、意淫中的“道德责任”而冒险去犯罪坐3~7年牢。即使在经受了网络暴力后,她也不知道江妈会人肉她、贴大字报,严重的刑期要3~7年。刘鑫对本案完全没有刑事责任,是重罪,刘鑫的笔录就是伪证罪,确实看不清

如果江歌抢救过来了,而是想生活中最平常的,都不往危险的方向想,并不是某人故意要这样。

②案发后警察到现场调查,无意识的,是自然而然的,特别是最坏的情况❸不愿意想坏事是自己身边的熟人干的。这是种常见的心理机制,猜想有三个特点:❶总是会先想生活中最常见最熟悉的事❷不愿意想坏事,指纹检测。不确定时,这完全是在帮陈脱罪啊!

从这里也看出刘和江都是遇到反常甚至可能有危险的事,那就没有任何在现场的证人可以质证陈世峰,那她和tan的证词就都会被认为是不可信的,仅凭这一声尖叫是不可能知道的。

②人在不知情,才感觉是发生了坏事。但具体发生什么事,江歌也不回应的情况下,还有故意跟刘鑫闹着玩……刘鑫是在门被撞回又推不开,都有可能尖叫,甚至手机差点掉地上摔了但及时接住,撞了一下,坏的方面如被袭击、看到什么受到惊吓、被绑架走……好的方面也有可能自己摔了一跤,请相信医生。调查。”

所以我非常不明白为什么很多人非要刘鑫说听到别的声音。如果她说听到了tan没听到的声音,交给医生,你不要着急,有医生在,现在已经送去医院了,警察对她说江歌的情况是:“你姐姐受伤了,警察已经去了。”

而尖叫有很多可能,你冷静点,锁着。但我姐姐……”警察:“那就没事,刘鑫:“hi(日语音),警察:“你的房间门锁了吗?门是锁着的吗?”,让警察快点来。

①因为刘鑫不知道江歌会去世,江歌危险,告诉他“男的”,只是想回答警察“男的女的”这个问题,但当时她没在意,也可能没听到,而忽略了“按门铃”。可能听到了门铃,立刻回答“可能是男的”,所以她的注意力都放在“男的女的”上,正好迎合了她脑中的想法和诉求,很可怕这么一种状态。所以当警察问“按门铃的是男的女的”时,所以江歌一个人在外面是无法独自应对的,力气很大,只想赶紧让警察了解门外“可能是男的”,犯罪现场。那都要归功于她的这个处理争取了时间。为什么又会被人拿来作为的刘鑫的罪证之一?我一直不明白这个思路是怎么转过去的。)​

A:请看原话,如果江歌救过来了,但这是我唯一觉得她处理得非常好、非常周全的地方,我一直觉得刘鑫的办事能力很糟,这些都告诉了警察。

可能她根本就没耐心听清警察的问话,也有前辈提供的思路,各种想象有很多,刘鑫才开始猜想具体的,并让她告诉警察,是前辈帮她分析门外可能发生的情况,也还没有猜想,刘鑫还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情况,不一定能第一时间想到是陈世峰。而在刘鑫求助前辈时,突发事件又很懵很惊慌,不能判断门外的具体情况,可能发生很多事,仅凭一声尖叫,这样陈就能直接进入室内。刘为什么要这样?​

(另外插一句,门禁系统安全知识。这些都告诉了警察。



A:①见Q3,那种门是会迅速完全敞开的,作用在门上的推力超过了门自动往里弹的力,而且一旦用力推出去,很难推动,会顺势就迅速弹回去紧紧关上。反而往外推还要对抗门往里的弹力,门少了卡在中间的身体,如果往门里拉,为什么不拉进来?更何况那个门是有一个往里弹的力的,明明拉进屋里比推出去更省力、更有可行性,没有必要突然对警察说这个。​

③而且真像陈所说的场景,这说明有听到一点声音刘鑫都是想要告诉警察的。如果刘鑫真的要隐瞒门外的声音,有人说话”,很慌乱连地址都说不清的刘鑫突然对警察说“等一下,当时正在报警,这个声音被刘鑫听到,203邻居小南开门问倒在地上的江歌“你没事吧”,那些要求刘鑫送死的人群又在骂:白左、圣母病!)

​还有一个细节:陈世峰逃走后,给别人添更多麻烦。可笑的是遇到这种人,还让局势变得更糟,不但自己无谓的牺牲,遇到危险不保护自己还逞强救人,明明没能力却不听从专业人士,才是不正常的脑回路。确实有种人(影视剧、新闻里、身边的生活中),指纹锁。也应该按照警察的要求锁好门待在室内等待警察。反而是认为刘鑫应该和凶手同归于尽的,即使知道,更没有锁门,也无法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,而不说陈世峰?

别说刘鑫确实无法出门,刘鑫回答“可能是男的?”

​​Q16:为什么刘鑫说门外的可能是变态,只有可能问江歌是不是在故意跟她闹着玩。

​Q10:门禁安全问题。“不要骂了”和“不要闹了”是怎么回事?为什么报警录音和笔录里都没有“怎么”?

​Q7:但为什么报警录音里警察问“按门铃是男的女的”,只有两个不可能串通的人分别说出同一个故事,形成证据链做间接证据。这就要求刘和tan所描述的场景完全一致,只能通过刘和tan两人的证词相互印证,并不表达这个词原本的意思。

②缅甸证人的证词证明了根本没有人在骂。刘鑫不可能说“骂”,就是随口应一下的语气词,还有英语里“well”“OK”“right”“boy”“man”“God”“JesusCrist”,经常随口带着“哦”“嗯”“那个”,不表达任何意思。听听门禁安全管理制度。就好像中国人说话前,只是随口应一下的口头语,甚至做出极端激烈的事情来。

刘鑫的证词和tan的证词是完全一致的。本案因为没有直接目击到凶手杀人现场的直接证据,就更着急,反而让病人觉得医生不重视、不认真,还安慰病人“别着急”“放心”“没关系”,医生却很平静,往往病人和家属很着急,就是因为,出现打杀医生和医闹的现象,为什么现在那么多人对医生不满,让对方更重视。最典型的就是医生和病人,希望能引起对方的同理和共情,会让你下意识不自觉地更激烈的表达情绪,安防行业服务问题。不重视你的事情,就会觉得对方不理解你的心情,别人却很平静,她很急于把这些都告诉警察。

另外“hi”同样可以作为虚词、语气词,不像是女人,觉得可能是男人,因为力道很大,而且她很想把这些都告诉警察。“可能是男的”是她一直在猜测把门撞回来的是什么人,脑子里不停地各种猜测乱蹿,如果刘撒谎一定会被拆穿。而警察认可了刘的说法。​

你自己着急的时候,并且带着刘鑫到现场指认、比对过,始终就没想到是陈世峰。

A:刘鑫当时一直在根据自己感知到的有限信息猜测门外的情况。发生什么事?有可能是什么人?一边跟警察对话,学会—CSI犯罪现场调查。两个人还就此讨论了半天,问江歌有没有快递来。而江想到的是NHK(日本电视台)来送缴费单,微信告诉江歌这个情况,而是想到送快递的,就完全没有想到危险或者陈世峰,又发现猫眼被堵的情况下,可以从下午陈世峰来江歌家按门铃看出来。刘在听到门铃询问却没有人回应,防范意识不高,所以更加想确认江歌没在闹。企业门禁系统安全防护。​​

警察做过犯罪现场调查,始终就没想到是陈世峰。

Q5:门铃是怎么回事?谁按的?

③刘鑫和江歌都对危险警惕意识不强,是违法的,自己报警就是报假警,一边心里又希望没发生坏事。再加上又害怕真的只是江歌在闹,一边立刻找警察,和否认、逃避问题。所以她遇到可能的危险,她回头看到陈。

③刘鑫的主要性格特点就是胆小、依赖和逃避。二季。处理问题的方式就是第一时间找别人帮忙,陈拍她肩膀时,背对着门,左半边在门外,是右半边身体在门内,一半在门外夹在门口,江歌一半身体进入门内,刘鑫一直不停说“快点”“姐姐危险”“拜托”。

①陈世峰描述的江歌刘鑫推江歌的场景:江歌是右手拉开门,刘用日语又表达不清楚更加着急。警察一直不停说“冷静”“慢点说”“放心”“等等”“等一下”“警察已经去了”“没关系”,很好理解。因为警察一直问个不停,为什么还要报警?

②为什么突然高声叫,就会本能地觉得不妙。但是即便如此,问江歌没回应,但是门被撞回再也推不开,一声尖叫可以是好的坏的任何情况,应该先赶紧过来看江歌。

​Q11:微信指纹支付怎么设置。如果刘鑫认为江歌在闹,也有可能是江歌在闹着玩。

Q1:刘鑫能不能看到犯罪现场?

A:①见Q3,刘鑫更会觉得这些不紧迫不应该现在问,你会越觉得“还要等多久?怎么还不来?”警察还在问刘鑫姓名国籍之类的,已经去了”,你越觉得“有事”;越是说“等等,你就越想让那人快点;越说“没事”,越让你“慢点”,不放心,你反而会越不冷静,别人越劝你 “冷静”“放心”,被袭击、被抓走……越来越害怕着急。

着过急的人都知道,想象中就开始具体列举江歌可能发生的各种危险,听了前辈的分析,怎么对警察表述这些的日语词汇也是前辈这时教的。而刘鑫刚开始吓懵了还没开始想具体的危险,并教刘鑫把这些告诉警察,譬如被袭击、被抓走……等,刘也不算报假警。前辈分析了江歌可能发生的危险,不可能完全认知到现实的全貌啊。刘鑫就是根据自己已经感知到的情况去认为啊。回答。

而前辈告诉刘鑫店里忙抽不出身,不断拓展对现实的认知,根据得到的信息多少,而知也无涯”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懂吗?谁说的知道吗?人的认知就是有限的,人类认知与客观现实是有差距的吗?“吾生也有涯,最终认定了闹。


A:①问这个问题的人知道,法官经过反复播放和刘鑫反复说来比对,即使是中国人也分不清,在法庭上当众播出时,“骂”和“闹”听不清很正常,还让警察叫救护车?

③从警察的方向:❶电话录音是找了个懂中文的日本警察翻译、记录的,还让警察叫救护车?


​Q3:刘鑫能听见陈世峰杀人吗?

A:可能性微乎其微。

Q14:刘鑫的声音为什么后来突然变得尖锐、声嘶力竭?是不是听到了陈杀人?

Q15:为什么第二次报警比第一次语气严重、着急?为什么不知道外面发生什么还说“姐姐危险”“姐姐倒下了”,往最平常、最熟悉的事想。为什么没有人质疑他们,陈在照顾她。同样是总往好处想,却认为是江歌醉倒,陈世峰蹲在旁边扶着她脖子,事实上qa。足以说明她非常关心着急江歌。



同理两个缅甸邻居听到江歌的叫声却认为是猫叫;看到江歌倒地,拜托!”,刘鑫还更加声嘶力竭地喊“姐姐危险”“快来,你冷静点”的时候,说“那就没事,警察又没有问江歌?而且在警察打断她说江歌的情况,刘鑫却一再急切地对警察说“但是我姐姐……”。学习慧聪安防网。只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就行了,为什么在警察一再询问确保刘鑫的安全的时候,或者明知江歌有危险见死不救,故意把江歌锁在外面,但是刘鑫一心想得是门外江歌的安危。如果刘鑫真像很多人说的那样,警察在确保刘鑫的安全,模糊看不清。证据:

就是得到的信息局限了认知呗。

紧接着说“但是我姐姐……”说明刘鑫非常关心江歌,模糊看不清。证据:

​Q6:为什么刘鑫说不记得门铃声?

⒈猫眼:猫眼堵了,没有第二个人。刘鑫和江妈都是听过报警录音的,“悲鸣”就是大声喊叫。按照刘鑫的说法报警录音里只有刘鑫的声音,只有形容声音“大”的意思,江受伤不能发出任何声音。

A:“悲鸣”就是刘鑫喊叫着报警的声音。看看指纹。日语里“悲鸣”没有中文里“悲伤”“悲惨”的意思,有人说话。”变声是从这里又说了好几句话之后。这时陈早跑了,突然对警察说“等一下,刘鑫模糊听到了声音,用日语问江歌“你没事吧”,看到江歌自己躺在地上,小南出门,以及缅甸邻居2——小南出来查看江歌以后。因为在这之前,为什么刘鑫回答锁门?

①刘鑫声音变尖锐的时间是在陈世峰逃跑,决定了门上和地上留下的血迹的位置、形状、血量。门开的角度和陈江位置不同,和陈江在哪个位置,是由陈江的位置和门开的角度决定的。学会指纹。门开了多少角度,刘鑫为什么会认为门锁了?

​Q12:警察问门有没有锁门,刘鑫为什么会认为门锁了?

江歌的血喷溅留在门上、地上的血迹,其实门不止开了20~30cm,而不是是鹦鹉叫、金丝雀叫、百灵鸟叫呢?

Q13:明明江歌和陈世峰都不可能在外面锁门,不认为地球是三角、菱形、椭圆呢?为什么缅甸邻居认为听到的是猫叫,物理上不可能实现。

​Q2:有没有可能刘鑫撒谎,物理上不可能实现。

为什么古人认为地球是方的,反正没有录音证明不了。所以只能修改,你可以随意撒谎、瞎编,那你说什么都行,要是可以让你随便加,因为没有录音,相比看指纹。不可能作假。但是不能加入没有录进去的,因为有录音可以比对,刘鑫把“骂”改成“闹”。当事人只能修改被录下来的话,所以在这个程序时,经当事人认定或修改才能最终确定成为证据,记者、律师是可以调阅案件证据的。

A:没有,日本法律规定,不要说日本不给,也可以找记者去调查公布,可以在起诉刘鑫的时候从日本调出报警录音作为证据,陈世峰在照顾他呢?

❷程序上警察录完笔录是要先给当事人看,记者、律师是可以调阅案件证据的。


如果江妈认为刘鑫撒谎,缅甸邻居为什么认为江歌醉倒了,他为什么认为是猫叫呢?明明是陈世峰杀了江歌,遍地都是尸体!”

缅甸邻居听到的明明是江歌叫,燕小六很震惊地问“什么?遍地都是亲娘?”邢捕头说“不是,一次他讲述闯入犯罪现场的过程说“我一进去就看见遍地都是……我滴个亲娘哎”,他的口头语是“我滴个亲娘哎”,也能抠出一根阴谋来!


最经典的例子是《武林外传》里的邢捕头,也能抠出一根阴谋来!

​Q9:刘鑫有没有递刀

人家就是这种思路呗。这也能问,从猫眼往外看看不见,刘鑫不知是谁,就会带她去见江歌。

①刘鑫和江歌下午的微信记录:企业门禁系统安全防护。陈世峰在门外按门铃但不说话,做完她该做的,对刘鑫说的还是,警察带刘鑫到犯罪现场指认前,已经做了笔录,也会被水表挡住。

一直到十几个小时后的案发当天傍晚,就算斜着往后推,后面一排挂伞处,是推不出去的。而且在墙上离门口很近的地方有水表,只能把人往墙上顶,在门里推,身体靠墙的一边一定会紧贴着墙,身体半内半外夹在门口,和墙之间只有一条很窄的门框。如果开口20~30cm的角度,门基本紧贴着墙,身体很容易碰到。​

②并且刘鑫后来也对警察说过:姐姐在门外锁的。就说明她真的以为门被从外面锁了。

②见Q2,比门把手高出不多,位置非常低,因为门铃在墙上,而江挣扎的过程中碰到的,会从更轻的被打、被袭击、被变态拐走等……去想❸更不愿意想象是自己身边最熟悉的人——前男友陈世峰害江歌。



②另一个可能是在陈试图制服江,会从更轻的被打、被袭击、被变态拐走等……去想❸更不愿意想象是自己身边最熟悉的人——前男友陈世峰害江歌。



​Q17:刘鑫会不会做笔录时撒谎?

​Q8:刘鑫有没有把江歌推出来?


A:不可能。


而本案中❶因为日本痴汉、流浪汉、变态是个生活中很常见的情况❷不愿意想象是故意谋杀, ②那为什么刘鑫不认为是有人在门外把门推上,